百花缭乱求一战

饮冰十年,难凉热血

终极

   张起灵沉默的坐在一片黑暗中,青铜门里没有亮光,却有无数的信息在他脑中穿行而过。百年的记忆在终极的影响下逐渐清晰,他突然就回忆起了他的母亲,那是个漂亮的女人,尽管只有三天,却教会了他何为痛苦和思念。
      “你就像一块石头,你没有心。”大喇嘛的训诫依旧在耳边回想,却另他有些不解,我没有心吗?那为什么会疼,又是为谁而疼?问题不断的冒出来,最终却湮灭在无尽的焦虑中,他有好几天没有收到吴邪的消息了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终极对吴邪的评价很高,它对于感兴趣的人的态度就是一刻不停的观察他,并把这些信息全数反馈给张起灵,他也欣然接收。
      “你在思念一个人,你的思念很奇怪。”终极说话了,“似乎不只是思念,这和你对白玛的思念不同。”张起灵没有接话,但有关吴邪的影像被终极从记忆中调动而出,在脑海中循环播放,直到它得出了结论:“你的心中有欲望,你爱他,对不对?”终极很久没有接到回答,它调动起自己并不真实存在的眼睛去寻找张起灵,并对上了一双深沉的眼睛,那一刻,没有实体的它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被盯住的感觉。所幸张起灵很快移开了视线,并以轻微得几乎看不见的动作点了点头。真是个奇怪的人,终极想着,也许那个吴邪要更有趣一点。但他没有想到,三个月后,那个“有趣”的吴邪,会颠覆它的一切。
  

大家去萌战投票啊QAQ要被追上了QAQ

白日

    墨脱很冷,但张起灵的心更冷。吴邪躺在他的腿上,脖子处是刺目的伤痕,他不敢随意挪动吴邪,只能用自己宽大的藏袍盖住他,尽量温暖他的身躯。孤立无援,他的脑海中莫名的闪过这样一个词语,这对张起灵来说本是不可能的,他行走人间百年从来都是一个人,寂寞得久了,也就成了习惯。但吴邪不同,他想要吴邪活得好好儿的,做他的小老板,卖他的假古董,安安稳稳的当个二世祖,尽管这只是痴心妄想,但在那两年中,他还是尽力那样去做了,但他失败了。
    只要熟练运用规则,通过终极他是可以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的。他看见吴邪颓废,吴邪收到了他的口信,吴邪开始接收费洛蒙,吴邪在吴老狗的墓前哭得声嘶力竭,随后彻底断开了联系,连终极都找不到他在哪儿,只能说明他已经改变了命运。直到一天前终极的大门提前打开,他走入一片冰天雪地,吴邪躺在地上,身下的血比藏袍更加鲜红。
   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脚步声和争吵声,其中有一个是胖子。他首先给来人打下了可以信任的标签,然后将吴邪凑得更近了一点,因为他似乎在打寒颤。天上的雪花还在飘洒着,王胖子咒骂了一声鬼天气,随即闯入了这片无人相扰的秘境,他看见两个人影像雕塑一般伫立于此,其中一个抬起头露出漆黑的眸子,他说:“嘘。”
  


大大们给小哥发个应援啊QAQ叶神追得好紧啊QAQ